李老汉“包二奶”

  李老汉“包二奶”

  黄沙湾的李仁贵老汉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几天前,突然有消息说,李老汉把家里的积蓄全部取出,跑到县城包养了一个年轻二奶!起初,村上的乡亲们都不相信,直到亲眼看见李老汉的老伴仁贵嫂哭哭啼啼找村干部,乡干部告状,才不得不相信真有此事。

   李仁贵一辈子不爱说话,只知道埋头干活,跟老伴生活了大半辈子,两人也没多说过什么话。还好,仁贵嫂也是那种只知道干活不爱说话的人,两人算是脾气相投,两人结婚三十多年,从未红过脸,吵过嘴,曾经被村上的年轻夫妇们树为典范,几年前,李仁贵从乡政府承包了一百亩荒地,领着老婆,孩子在荒地上一番苦战,栽上了不少果树,已经连续两年大获丰收,据说除了成本还赚了不少。

   可是,李仁贵老汉突然干出这样的丑事,村上的乡亲们一下子炸了锅,纷纷斥责说: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他李仁贵承包荒地发了财,就色胆包天包起二奶,早知道这样,乡政府就不该把一百亩荒地承包给他!

   仁贵嫂先是找了村长,又在村长的带领下找到了乡长,乡长一听,拍案大怒:这个李仁贵,我一个月前已经派人告诉他,乡政府要收回他的荒地承包权。这事还没落实,他就拿着钞票到城里玩‘老牛吃嫩草’,看我怎么收拾他!说完,叫来派出所所长和你个乡干部,在仁贵嫂子的带领下,到县城去抓包二奶的李仁贵老汉。

   到了县城,仁贵嫂七转八拐找到了一出简陋的民房,告诉乡长说:李仁贵就住在这里。乡长示意派出所所长叫门,没等派出所岁长张口叫门,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里面露出一颗带着眼镜尖脑袋,眨巴着小眼睛问:你们找谁?

   仁贵嫂说自己是李仁贵的老伴,特地带乡长来跟李仁贵评理。尖脑袋一听,急忙把房门打开。乡长一看,尖脑袋是个枯瘦如柴的干巴老头,头发穿的倒挺整齐,看模样是个有点见识的人。尖脑袋一边摇着扇子,一边慢条斯理地说:我是李仁贵的房东,这几天他出门旅游去了,委托本人全权处理他的事情。乡长大人有何指教?乡长大大咧咧往一只破沙发上一坐,大声说:他李仁贵家里有老婆,却又跑到城里包养小老婆,违反了国家的法律,我们要把他带回去严肃处理。

   尖脑袋一楞,皱着眉头说:什么?包养小老婆也犯法吗?

   乡长以为遇上了法盲,就对他宣传法律知识说:我们国家实行一夫一妻制,李仁贵已经跟结发妻子领过结婚证,在两人没离婚之前,砸与其他女人同居是犯法的,情节严重的是犯了重婚罪,要坐大牢的!www.5aigushi.com

   尖脑袋一听,不以为然说:我还当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李仁贵结过婚嘛,结婚证算什么,废纸一张,没一点用!

   这句话把乡长可给气坏了,他要过李仁贵老伴的结婚证,指着上面的大红印说:你睁大眼睛看仔细,上面盖的有政府的大印,不是闹着玩的!

   尖脑袋玩魔术一样从衣袋里掏出一份文书,指着上面的红印章说:我这上面也有政府的大印,不也是照样没用!

   乡长一看,大吃一惊,这份文书竟然是乡政府跟李仁贵签的荒地承包合同。只听尖脑袋冷笑着说:乡长,乡政府跟李仁贵签了三十年的承包合同,人家辛辛苦苦干了几年,刚有收获,你们乡政府就要收回荒地,再高价对外承包。请问,政府的大红印章有什么用?

   正在这时,李仁贵从里屋走了出来,乡长更是吃惊,冲李仁贵质问:你、你这究竟唱的哪出戏?

   李仁贵一边把老伴挎在身边,一边实话实说:乡长啊,你派人通知我要收回荒地,害得我们一家人几天几夜没合眼。最后,我们一家决定进城找法院告状,在法院门口碰到了这位好心的来大哥,他说他会写状纸,要帮我们打官司。于是,我们就请他当了我们的代理人。

   原来,这个尖脑袋是个七十多岁的退休教师,这几年喜欢研究法律,常常免费帮人写起诉书。他帮人办案不收钱,县法院里的法官都认识他,还送给一个外号雷风式的土律师。

   这时候,尖脑袋把承包合同递给李仁贵,对众人说:李仁贵‘包二奶’的点子是我出的,目的是上法院之前给你们乡政府提个醒,免得你们知法犯法、让老百姓背后戳脊梁骨!怎么样,这场官司还打不打?

   乡长的脸一阵铁青,一句话也没说,领着一帮人转身走了。

   后来,没再听说乡政府要收回李仁贵家的荒地,倒是乡长在乡干部大会上讲了李仁贵包二奶的故事,保证今后再不会让承包户被迫去包二奶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