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与痛的边缘_校园搞笑

  爱与痛的边缘_校园搞笑

  他为这次的偷盗失眠了几天,趴在床铺上,手里不停地出着汗。 韩三为这次的失盗气愤了几天,站在寝室里大骂个不停,说抓住了谁干的将如何如何……室友们都在叹息着——为韩三被盗了400元钱而不平。他一直都躺在床上,两只手不停地来回动着。他的床铺下,是大家奇怪的目光。而他,不敢将目光和大家对视,涩涩的,听着室友在议论着什么。肯定是那小子干的!在他不在寝室的时候,一个室友向韩三说。韩三有些无奈,说,即使是他又怎么样,又没抓住人啊? 也许真的是他,你想想平时他是最缺钱的,而且很少和大家说什么,我猜可能是他……又一个室友在猜测着。 别乱猜了,这次倒霉了下次注意就是了。韩三叹着气说。那可不行,那以后我们寝室可就麻烦了,我一定要查出来。另一个室友说道。没几天,那个室友把韩三叫到了外面,神秘兮兮地说,韩三我们到阶梯教室去!干什么,你就说吗,这样搞死我啊?!韩三侃室友。到了阶梯教室你就知道了。边说室友边将韩三推到了阶梯教室去了。到了阶梯教室,室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本子说,这是那小子的日记本,你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破绽?你怎么能这样呢,这可是人家的隐私啊?韩三愣在座位上。嘘嘘!你看过之后如果发现有破绽就直接找他算帐,如果没有什么破绽就还送到他的床铺上不就行了。室友的话,韩三感觉也有道理,再说都拿;来了那就看看吧,室友不说也没人会知道的。 韩三打开本子就看了起来,在最后一页他愣住了: 哥外出打工,娘又和嫂子吵架了,娘的胃病嫂子不愿意给治,说我上学都用哥的好多钱了,还看病。而我的生活费也没有了……我没办法让嫂子寄钱给我,而她的病……无奈下,我第一次偷了寝室室友的钱,他们已猜出是我干的了。娘,别怪我,生活逼得我已没有了自尊。我拿了室友的400元钱,寄给娘350元钱,那50元钱我将度过一个月……韩三的眼一闪一闪的。看着身旁的室友说,走,回去,他根本就没偷啊,我们还冤枉了他啊!那……室友说,那我们只有悄悄地把这本子塞回去。说完,韩三和室友便回寝室去了。从这之后,他在寝室中便没有异样的目光看他。寝室里,多了份和谐,少了份猜疑。有次大家聚餐让他一起去,而他却一个人默默地待在寝室里——不愿去。大家催了几次,他不去——也没办法。当大家聚餐回来时,看到他一个人躺在床铺上,睡着了,身旁的收音机还在吱吱响,没关,当时,大家都沉默了。心,酸酸的。后来没有多久,他踢足球脚骨折了。寝室的兄弟们把他送到医院,医药费他没有——是韩三出的。接下来的几天,韩三一直陪在他身旁。他告诉韩三,家里寄钱来就还给你!别,别,我们可是好兄弟啊,有难应该帮助的……韩三说得很洒脱。 我,我那次……别说了,其实大家都一样,生活有时让我们没办法选择。他,愣住了,看着韩三。有一个叫泪;的东西从他的脸颊滑过。韩三的照顾,使他的心暖了起来。每天打好饭,送给他吃;在病房里和他一起听音乐;一起谈漂亮的女孩……可他好几次想说什么都被韩三制止了,说,我们是好兄弟。渐渐的,他的病好了。当他能走路和原来一样的时候,他的表情异常,和寝室的室友们说了好多的话,还说欠韩三的医药费一定还的。大家都说他太婆婆妈妈了。可是第二天,大家就发现他失踪了。大家找到电话打到他家问,家人也说不知道。就在辅导员急着问大家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韩三在自己的枕头下发现了张纸条: 韩三,真的很感谢你,我欠你的不仅仅是钱。还有一种爱;是不能超过极限的,一旦超过了极限就不能承受。而我却是处在爱与痛的边缘…… 韩三愣在寝室里,突然又想到了,失踪,形单影只的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