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谁上了局长的床

 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

  昨晚又失眠了,其实我心里什么都不想去想,反正自己做办公室副主任都这么多年,早已没有了争胜心。然而有些时候就是这样,越是不想,越是去想,这已是第四晚失眠了。天蒙蒙亮时才迷迷糊糊入睡,该死的铃声却响个没完没了。揉了揉朦胧的眼睛,跳下床,胡乱吃了点东西,就去了单位。在单位门口,正好碰到张华,张华是我们单位里的的一个小兄弟,嘴很甜,见我不叫姐不说话。王姐,早!;张华早!;王姐,不舒服吗,脸色这么难看?;张华瞅了瞅我关心地问。没有,这几天休息不好。;呵呵,正常!;什么正常?;没事,没事。;张华突然放低声音,神神秘秘地说:告诉你个天大的密秘密,可不要跟别人说啊!;什么秘密,跟姐还来这套。;这几天我的大脑高度紧张,听到秘密就想马上知晓。昨晚,你们办公室有人上了睢局长的床。;瞎说!;我对睢局长印象非常好,大学生,年轻有为,为人正派。王姐,信不信在你,这可是确切消息。;张华说完,诡秘地笑了下,走了。看来张华不像是在说假话,在这个节骨眼上,上局长的床很有可能。因为睢局长马上就要去北京开会,我们科室要去一个人陪从。主任马上就要退下来,能去北京开会的很有可能就是主任人选。谁会这么做呢?;我一边想一边走进了办公室。今天仍然是第一个到来,不过没有像以往一样去打扫卫生,整理杂物。坐在椅子上微闭双目,张华的话又在耳边响起,我开始过滤我们科室的每一个人。刘云是刚分来不久的大学生,漂亮能干,但刘云是有背景的,他舅舅是市里主要领导,来这里是镀金的,局长都让她三分,显然不会是刘云。孙红丽孙副主任?不会,尽管孙红丽一直想副主任转正,但不会是她。孙红丽虽是业务骨干,她那标准的五短身材,男人是不会喜欢的。赵明华?这个女的平时就不注意小节,大大咧咧的,什么话不中听说什么话,走起路来屁股一晃多远,性感十足。但是马上又否定了这个结论,她都快要退休了,比局长大十大几岁呢,睢局长的品味不会这么低吧?再说她也没有去争这个主任的必要了啊?郑翠翠?不像!郑翠翠平时说话声音都是低低的,走路都在看脚尖,见了男人就红脸,别说上别的男人床了,即使跟自己男人说话多了都害羞。绝对不会是她!那只有柴红红了,柴红红年轻漂亮,而且跟前任局长有过风流韵事,这种事情非她莫属了。但马上又否定了,前任局长就是因为跟柴红红的关系被免职的。柴红红的老公是个无赖,知道事情真相后,跟前任局长没玩没了,一直从我们局闹到县政府。县政府为了消除不良影响,免了前任局长的职。前车之鉴,我们局长不会重蹈覆辙的。科室人员陆续到来,我用眼睛的余光去观察每一个人,看看他们的行为动作有没用反常的。让我纳闷的是,他们进门后都将我打量一番,眼神怪怪的,似乎昨天晚上跟局长上床的是我。不由的一阵冷笑,肚里没病死不了人,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当中哪个小蹄子做的。今天反常最大的是郑翠翠,她进门后主动打扫卫生,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。并且把每张办公桌擦得贼亮。我心里一愣,难道是她?不会,绝对不会,在我心目中郑翠翠是最安分最老实的一个女人。那她今天为什么如此反常,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人不可貌相啊,俗话说的好,叫唤猫不拿老鼠,私下行事的人才可怕。看来她是受了某些人的指示,为当主任打基础了,真是看不透的人啊。王姐,请用茶?;郑翠翠给我倒了一杯热茶。谢谢!;我嘴里这么说,心里像吃了苍蝇般难受,这么脏的手倒的茶我是不会去喝的。郑翠翠倒完一圈茶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开始了她的工作,好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。我心里暗想,你别装,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,等宣布谁跟睢局长去北京开会,一切疑团就会解决。睢局长来了。;有人低声说了句。睢局长风度翩翩地走进办公室,我佯装不知。其实自睢局长进门,我的余光一刻没有离开过他的脸。睢局长是我最佩服的一位,但是没想到会如此下流,心里有点恨!睢局长在屋里转了一圈,来到郑翠翠跟前低声说了几句,郑翠翠不住地点头。我的猜测应验了,昨晚上睢局长床的肯定是郑翠翠了,我不由的冷笑了一下,把目光射向窗外。王姐。;局长走到门口停了下来,你做好准备,后天跟我去北京开会!;王姐是局长对我的尊称,但是我不认为是在喊我,只是扭头瞅了瞅走到门口的睢局长。王姐,听到没有?;睢局长往回走了一步,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我。局长在说我吗?;我愣了一下神。是啊!;我的脸变得通红,直愣愣地瞅着局长,不知道是殊荣还是耻辱,心里忐忑不安起来。怎么,有什么困难吗?;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,手机来了短信。是张华的,我一边想着如何应对局长突如其来的问话,一边打开短信。该死的张华!差点害死我!;看完短信,站起身来嗔怪地骂了句。你说什么?;局长迷惑地看着我,王姐你没有发烧吧?;没有没有,是这样的局长……对了,睢局长。;我已经语无伦次了,您不会在愚我吧?;什么,我愚你?王姐,今天说的话都不着边啊?;我又看了看短信,笑了:睢局长,今天是愚人节!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