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,我们都没有钱

  那一年,我们都没有钱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穿阿迪、耐克,也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用香水、唇膏。以前的冷狗现在叫鲜奶提子,以前的三色杯现在不知所终。你为什么会痴迷于打钩的东西,你又为什么想要一身产品牌子,再然后你会知道Prada和Gucci,然后会用LV的包穿Armani的衣服,直到你死去的那天。当你最后微笑着看着你身边哭泣的人们,然后慢慢回想起自己的过去,你的回忆里,是不是会充满这些牌子、牌子、牌子,还是会想起那一年,我们都没有钱的时候。我们穿着简单但是干净的衣服,略带皱褶但是整洁的鞋子,背着书包。也许路上会遇到顺路的同学,会聊起校园里的故事,那校园里的老槐树,还有透明的窗户狭窄的走道和嬉闹的孩子们,会在谈起某个同学的时候莫名地脸红,然后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,会在体育课上尽情地欢呼,会在美术课上自由地涂鸦,然后……当班主任从窗口经过的时候赶紧收起抽屉里的漫画,抱背做好假装很认真但是内心很忐忑,会在每天做操的时候,踮起脚尖搜寻某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背影,然后在错身而过的瞬间,高傲的扬起头来,却在离开之后为自己的胆怯懊恼不已,会在收作业的时候,假装不经意的翻看检查下她的作业,其实无非就是想看看她一手漂亮的字,然后鸡蛋里挑骨头的告诉她,其实还有个简单的方法,会在早上进门的时候短暂地停留,不过就是为了能看见某个下一秒会出现在楼梯口的身影,又或者是系一系根本没松的鞋带,理一理没有被风吹乱的头发,趾高气扬的留下一个仓皇的背影,会在楼道上悄悄伸出身子,只为了能看清那个让你心跳停顿的女孩。然而当有人从你身边经过的时候,抬起头看远处的风景,把天边的云想像成她的样子。那一年 当我们没有钱的时候,每天只是幻想着某天长大了以后,背着和身体差不多大的旅行包,带着心中的那个人,走遍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那一年 我们还都没有钱,可是在许多年后,当我们开始注意到周围的人,他们背着LEVI`S的、REEBOK的书包,穿G-STAR的衣服,出没在星巴克或者哈根达斯,周末的时候不是去打球而是去逛街,拿到衣服的第一反应不是适不适合,而是看看是什么牌子,会去鄙视那些穿干净的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孩子,会在手上挂满乱七八糟的丁丁坠坠。他们不再用激情洋溢到哀伤的情书去诉说一段感情,甚至他们会不断追求不同的女孩子去寻求刺激,然后在人群中大谈如何如何,去换取近乎嘲笑的惊叹,对DUNK了若指掌却不知道宫保鸡丁的做法,常常换着不同的发型然后假装自己很低调,又或者打电话的时候故意说些其实和自己无瓜葛的经济现象,然后再很正经地说SUPER-STAR黑灰版式多么好看,心中的对象开始划出价格,然后送名贵的香水和戒指。爱情在这个年龄被商品化,或者 商品被爱情化,男女孩子开始游弋于众多男女孩子之间,这样,人们会称之为----成熟。若当真如此,我情愿回到那一年,当我们都没有钱的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