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吸烟惹的祸_1

  都是吸烟惹的祸

  老李是个名副其实的烟民,每天吸的烟不下三包。他不仅烟瘾大,而且还有严重的恶习: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嘴巴闲了,便停下来抽上一支;即使是在加油站等一些严禁吸烟的场所他也不例外,若不是有人阻止,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危险;而且他时常将未息灭的烟头随手扔。老李的妻儿无次数劝阻过他,也好几次强硬拖他去报名戒烟,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。这天,老李照例坐在阳台上悠闲地抽着烟,口吐烟圈,眼睛眺望远方,心里直觉惬意。“饭后一支烟,赛过活神仙。”他由心发出一句感叹,他只觉得这句话就像专门为他量定的。烟快吸到头了,他便随手从阳台扔下,打算再抽一根新的。“啊——”楼下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。老李连忙伸头往外看,只见那女人用手捂着半边脸,脚下好像在狠狠地踩着什么;他看见女人脚边的烟灰,他明白了,那是自己刚才扔下去的烟。这时,女人抬起头来,老李见状,赶紧把头缩回来,跳下阳台,蹲靠在墙角边,直觉得背后发出一丝凉意。他从没遇见这种情况,而且他也不相信世上就会有那么巧的事。但是现在他只能祈祷那个女人千万别找他的麻烦。日子平常的过了几天,原本还心惊胆跳过日子,甚至连烟都没心情抽的老李,以为一切都已过去,便又乐呵呵地抽回自己最爱的烟。一天,老李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门铃突然响了,他以为是好友来访,便兴冲冲地起身去开门。当他打开门时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粗壮大汉,一脸的凶神恶煞。他还看见,大汉的身后还站着一位戴口罩的女人,即便看不到脸,从身材来看,也知道是个美女。老李感到不安与恐惧,只隔着防盗门问他们:“你们是谁?要干什么?”那个大汉二话不说直接用拳头用力砸向老李的大门,恶狠狠地瞪着他。“要干什么?你自己干了什么还不知道吗,老子来找你算账呢!”然后又朝门口吐了口口水。老李一把年纪了,被一个火气旺盛的大汉给吓得不轻,双腿已不受控制,直抖个不停。但他还是强装镇定,抬头望了望大汉身后那个女人。从那女人眼中,老李似乎可以看到一团怒火;从她眼睛的运动幅度,可见她是有多狠自己。他仔细回想,突然想起前几天楼下尖叫的那个女人,又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……顿时,他明白了:人家来找自己算账了!“喂!你这死老头,看个什么劲啊!还不快开门!不然别怪老子拆了你家大门!”大汉的怒吼将他拉回现实。他不敢反抗,因为他相信他们会真的拆门。于是只得将门打开,引狼入室。老李怯怯的跟在身后,仍侥幸地试探了一句:“你们要干什么……”“哐当——”大汉一脚将脚边的洗脸盆踢翻,转过身一把将老李抓起:“你还问干什么!老子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,说吧,准备赔多少?”身旁的美女也被吓了一跳,不满地皱了皱眉头:“哥,别太大火气,他毕竟是个老人……”“老人?媛儿,你还心疼他?你的青春都被这老不死手贱的给毁了,你也不心疼心疼自己。”大汉的语气柔和了许多,也变得感伤。“知道了,你还是先放他下来,出了人命就不好了。”大汉这才肯松手。得以自由的老李大口地呼吸着空气。“你起来!”大汉又一把将老李揪起,将他面对着美女。这时,美女将口罩摘下,柔美的下半脸展现在老李面前,一时让他缓不过神。但随即他看到美女的左半脸有一个还没结疤的伤口,血与肉搅合在一起,让人看了实着有些反胃,顿时他为美女感到可惜……“很丑是吧?”大汉质问他。他不敢作答,因为这是自己造的孽。大汉又望向美女,眼中多了一丝怜惜:“你看媛儿长得那么漂亮,一定大有前途,前几天她还收到影视公司的邀请当女主角,你说这多好的机会啊…可是你这糟老头的手贱,断送了她的事业和幸福生活,你说你赔的起吗!啊!”老李每听一句,血压便升高一点,只觉得头重脚轻,眼前一片漆黑……“老李,老李…”老李仿佛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嚷嚷,觉得心烦,便艰难地睁开眼睛。妻子一见老李醒来,连忙叫来医生,然后两眼泪汪汪地盯着他,又气又怜。“我这是在哪?我怎么了?”他问。“你在医院,你昏倒了。”然后又一脸怒气看向他:“我都也快被你气昏了,叫你别抽烟还抽,给惹这么大一个祸,家里的积蓄都快被你赔光了,儿子都还不知道呢…”“你赔了多少?”“4万呐!”妻子捶打着胸口让自己气畅点。“扑——”老李又一次昏倒……半年后,老李与好友坐在树下乘凉品茶。自从那件事以后,他是见烟一次扔一次。渐渐的,便不再碰那玩意。妻子见老李有这样的转变,觉得就当花4万买健康也值了。老李和好友照常聊些家常里短,聊着聊着便说到那件烦心事儿。“你们也太好骗了吧,被烫一下就赔4万,整容都没这么贵。”一好友惊叹。“就是啊,我也经常烫伤,除了深一点的也没留下什么疤。我上次也不小心将烟头烫到我儿子,过几天照样没事,哪有你讲的那么恐怖。”旁边的一好友附和道。老李听完后,也觉得过于离谱。便寻找律师询问,答案也是赔款过于离谱。于是他发觉自己被骗了!当他报警时,警方也认出那两名是惯犯,依靠诈骗谋取钱财。也许当时他们看到老李扔下的烟头烫到人,便想到装扮那个女人敲诈他。但这俩人已逃到外省,不在当地警方的管辖范围。老李绝望的走出警局,一路上问自己为什么。但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