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该嫁给谁

  我该嫁给谁

  婷婷是小城里有名的美人,正因为太美了,追她的人不少。可她嫌阿辉没有固定职业,阿德家庭条件差,阿飞没有本科文凭;成仔呢鼻梁平凹了点,荣仔嘛可惜牙齿高低不齐……兴哥和龙哥倒是不错,她却不知道哪一个要比另一个更好一点……这样挑来拣去中,她换了—个又—个男朋友,与其中四个人偷尝了禁果,与三个有过同居纪录。如今她已二十八岁了,可还未最后选定白马王子,拿不定主意该嫁给谁好。

  见年纪在年年增长,婷婷暗自心慌。再说对交男友她已感到累了,厌倦了。这天在拒绝了六个男友打来的纠缠邀约电话后,彷徨无计中,她忽心生奇想,暗自说,男人嘛不都是那么回事么,彼跟此相差无几,我就不必再挑挑拣拣了,何不来个——

  她要来什么新花样呢?她打算出门后沿门前小巷朝大街走去。小巷约一百多米长,常会遇上人,她决定就选所遇上的、从小巷对面来的第一位男人做白马王子,不管其高矮胖瘦、什么模样,她将嫁给他。这样做可省掉多少心思跟麻烦啊!

  婷婷打扮停当,肩挎小鳄鱼皮包,摇步出门。在小巷上行不足五十米,对面果真来了位男人。婷婷心儿噗噗跳,可等到走近一看,来的却是个年近古稀、腰背微弯的瘦老头。婷婷暗叫倒霉,但很快又翻面不认帐,暗说,我做决定时忘了附加说明,就是来的老头子身边可能还有老伴儿,膝下儿孙成群,我不能嫁给老头子,遇上的这位老头子不算数,不算数!

  婷婷立刻转回家里又一次摇步而出。这回在小巷上走不足四十步,对面就来了个男的,对方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!这小孩懂得男女之事么,她婷婷能嫁给小孩么?婷婷又一次暗说:不算数,这一次也不算数!

  婷婷又转回家里,再次摇步而出。这一回先后碰上了两个女人,摇了足足有八十多步后,才发现对面来了男的,但麻烦的是,来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同时来了两位后生。对方渐渐走近了,婷婷看清,两位后生年龄大概跟她相差无几,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,长得都甚帅气。婷婷心里有几分满意,却又不好定夺。因为两位后生并排而走,几乎走在一条横线上,不分先后快慢,到底哪一位是她遇上的第一位或者说是头一位男人呢,她没法辨清。两位并列第一吧,哪有一女嫁二男的道理?婷婷呆呆地看着两位后生咔咔咔地走到跟前,忽有些沮丧地说:不算数,又不算数!

  想不到左边一位后生听了她的话,当即瞪圆眼睛,非常恼怒地跨到她的跟前,说:臭货,谁要你多嘴啦,你凭什么说不算数?要不是看你还是位水嫩姑娘,今日非掴上你一巴掌不可!

  婷婷见他似狮子吃人的样子,吓了一跳。她担心这后生真个会一巴掌掴过来,忙不假思索地说:不,算数!

  谁知她这话却又惹恼了走在右边的后生。那后生怒气冲冲地跨过来,说:婊子,你凭什么说算数?再要多嘴,担心老子对你不客气!

  婷婷吃惊不小,她本能地后退半步,说:这……不算……她扫了一眼左边的后生,把半截话强咽回肚里,眨巴着眼睛道:你们,这是……怎么啦?

  她不知道,这两位后生刚才打了一个奇怪的赌。两位后生与几位朋友相聚,无聊中一位朋友说,谁要是敢男换女装,身穿超短裙在热闹繁华的前进大街上走上一个来回,他愿输给他五百元。另一位说,谁敢这样亮相,我给他一千元。走在右边的后生当时跟着起哄,说谁有勇气这样表演一番,他愿给一万元。俗话说重赏之下有勇夫,走在左边的后生当场挺身而出,借来超短裙高跟鞋等,真个扭扭摆摆地在约四百米长的前进街上走了一个来回,引来观者如潮。事毕,男扮女装的勇夫索要一万元,谁知夸下海口者却不认帐,言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,不算数,当真不得。勇夫勇闯大街,遭众人讥笑,拿不到一万元,哪会罢休?双方越吵越凶,差一点打了起来。夸下海口者欲沿小巷逃避,勇夫紧跟而来,言你不给钱,我就一直缠着你,看你能不能躲到地下去?!想不到在小巷上碰上了婷婷。勇夫正在气头上,夸下海口者也正被这事弄得又躁又恼,婷婷糊里糊涂地一掺和,两人的火气便一齐朝她泼过来。左边的后生举起巴掌,咆哮着:臭货,你再敢多嘴,我就打歪你的臭嘴!右边的后生也吼着:婊子,谁请你来当法官啦,滚吧!

  婷婷狼狈地逃回家里。当惊魂稍定后,她有些委屈地道:天啊,这是怎么回事,我该嫁给谁好!?

  婷婷更没了主见,且觉得脑袋阵阵发胀、发痛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