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话足球:一个心理阴暗者眼中的世界杯

  大话足球:一个心理阴暗者眼中的世界杯

  以前国产的反特电影里,我英勇的公安人员出现在潜伏特务的面前,通常会义正词严、略带讥讽地说一句:该收场了。面对韩日世界杯这个大特务,我也想对它这么大吼一声。有人说我心理阴暗,我承认。本届世界杯从开赛开始,我就从来不讳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FIFA、布拉特、裁判、东道主、郑梦准以及中国队与米卢。先说FIFA,一听这个名字就让人起疑。好好的名字不叫,非叫什么非法?这样的名字的组织还能干出什么好事吗?布拉特与郑梦准之间,有没有什么幕后的交易,我不知道。但是,韩国队在世界杯上的神勇表现,让我相信《少林足球》中那班拿着锤子、扳手参加球赛的恶少队伍,并非完全虚构。裁判就更甭说了,黑哨歪哨黑旗歪旗,已经把整个世界杯赛场搞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。常言道:人心似铁,官法如炉。目睹了黑哨的大屠杀之后,所有与韩国队比赛的球队,都踢得小心翼翼,规矩得像参加一场拔河一样。即使不说那些恶心的球队,本届世界杯上其他队伍的打法,也让人生厌。密不透风的铁桶阵,乌龟不出头、老虎不出洞的打法,已经成为诸强队伍的致胜法宝。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,江湖多风波,舟楫恐失坠,这年头,没点牛二的泼皮相,还真不好混。我们看到,实用主义大行其道,机会主义大行其道,英雄主义风流云散,理想主义风流云散。世界杯沦落成纯粹的赚钱工具,再没有激情和艺术可言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费厄泼赖简直成为一个巨大的讽刺。记得卡恩与奇拉维特的赛前拥抱吗?而在比赛之前,两位老兄刚打完口水仗。鲁迅先生打油诗中说:默哀三分钟,各自想拳经,我觉得,这种做秀般的表演,远没有拳王之间的怒目相向来得爽快。强队的纷纷落马,让本届世界杯索然无味。李敖说,看美女出家,丑女出嫁,是人生一大快哉。但是,凡事都有个度,一旦大观园里的美眉们都做了尼姑,夜叉国里的丑八怪都嫁给周郎,那就是人生一大痛哉了。而今,艺术足球的传人们纷纷出局,足球场都快变成田径场了。如此下去,足球危矣。CCTV的转播也让人感觉仿佛是一场阴谋,中国队虽然回家,世界杯还在继续啊。你把解说员都撤回北京,对着电视向全国人民解说,能省多少银子?解说员在现场的一大作用,就是可以把电视画面上看不到的东西,告诉电视机前的观众。现在倒好,解说员成了噪音源,这边慢镜头放着,球场上已经射门了,解说员只好干笑两声:英格兰队的快攻打得真快呀。废话,这还用你说!国足就更放不上台面,背了9个鸡蛋,灰溜溜地回来,向全国人民鞠了个躬做了个谢罪样,这就算完了。从此以后,搞房地产的继续搞房地产,开影楼的继续开影楼,上电视的继续上电视,声讨的,埋怨的,傻乐的,发呆的,都对准了镜头。就没一个人狠狠心、发个愿、理个光头。足协解散的口令一发,就各自飞回自己的安乐窝去也……龚自珍看到大清王朝大厦将倾,感叹道:左无才相,右无才史,衢无才商,巷无才偷。并在诗中写道:陶潜诗喜说荆轲,想见停云发浩歌。吟到恩仇心事涌,江湖侠骨恐无多。难道足球也走到了这样的穷途末路吗?来点刺激吧,别让我的心再这么阴暗,我的足球队,我的世界杯。